专家称“APEC蓝”社会成本高昂 措施难长久持续

发布时间:2014-11-14 2:07:00 | 人感兴趣 | 评分:3

  导读:“这几天北京空气质量好,是我们有关地方和部门共同努力的结果,来之不易。”11月10日,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贵宾晚宴上,公开提及“APEC蓝”。11月11日,一位参与APEC空气质量保障的环保部督查人员感叹:“打开微信朋友圈,全是转发习大大的讲话,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,甚至想哭!保障工作即将结束,胜利在望。10天来跟同事们一起白天黑夜确实辛苦,地方大力配合,付出更多。”

  保障

  河北为“APEC蓝”派出3队督查

  11月12日,河北各地钢厂复产工作陆续展开。为保障“APEC蓝”,河北省有2000多家企业临时停产、1900多家企业限产、1700多处工地停工。

  这是奥运会后中国动用力量最大的一次空气质量保障工作。当年保障“奥运蓝”的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西、山东、内蒙古等6个省份悉数加入“APEC蓝”保障队伍。

  北京近邻河北压力最大。为了“APEC蓝”,河北承诺大气主要污染物减排30%以上,并于11月1日凌晨零时开始进入APEC保障时间,11月3日起,石家庄、保定、唐山、衡水、邢台、邯郸、沧州、承德、廊坊等9市陆续采取重污染天气下的一级应急措施。

  河北省环境执法监察局副总监察戎立介绍,11月1日凌晨零时起,河北省按照片区、重点市、重点县派出3队督查人马督查。戎立说,河北省环保厅将全省分为6个片区,每个片区涵盖2个地级市,由一名环保厅副厅长带队不定期到所管辖片区暗查、巡查。另外,以北京周边100公里为范围,划出20个重点县、9个重点市,派出20个督查组、9个巡查组进驻督查,组长由河北省环保领导小组相关单位的副局级干部担任。

  11月4日,APEC空气质量保障小组会商预测,11月8日至11日北京出现重污染天气风险高。河北再下紧急通知,要求全省所有燃煤电力企业实施限产,减排强度达到50%;全省钢铁、焦化、水泥、玻璃等行业污染源全部暂时停产;全省工业企业中涉VOC排放工序的全部暂时停产。

  与之相应的,11月6日,河北省APEC空气质量保障指挥部要求,各驻市巡查组加大暗查频次,从7日起每天至少有一次凌晨暗查。每天督查问题由《河北日报》公开通报。

  督查

  一公里路督查组四次喊停

  为督促“APEC蓝”保障落实,环保部16个督查组自11月2日起进驻7省份(上述6省份加河南省)督查,其中7个督查组进驻河北。

  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曹跃霆所在的第七督查组,负责保定及定州市的督查。11月2日晚,他们临时改变11月3日凌晨进驻保定的计划,到达保定并随即开始夜查。

  曹跃霆表示,APEC期间,督查组每天督查时间超过10小时,10天内安排了1次夜查、4次晨查,远远超过此前重污染天气时的应急督查。

  11月4日早8时,凌晨4时刚突查过保定市区造纸厂的第七督查组,简单吃过早餐后,又驱车前往保定下属县涞源县。组长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处长武绍贵,沿路注意施工工地和路上限行车辆,没有苫盖、限行不严这些小问题都反馈给保定市环保局马上处理解决。

  在涞源县,刚进入县城后短短一公里内,武绍贵连续喊了四次停,正在施工的燃气工程工地、豆腐小作坊冒烟的小锅炉、住房建筑工地、冒白烟的加油站都没逃过督查。从燃气工程工地离开,刚上车没多久,武绍贵着急喊了三声“停”,随后督查人员找到了一根冒白烟的细小烟囱,劝停正烧煤冒烟的豆腐小作坊。

  截至4日,短短2天时间内,环保部第七督查组重点检查定州、涿州、涞源、涞水、易县、满城、新市区等7个县市区的24家工业企业、15个施工工地以及多个小型物料加工场所。所属县市区跟随督查组督查,现场处理问题。

  问责

  一周内石家庄处分29名官员

  11月12日中午12时,河北省APEC会议空气质量保障工作第五巡查组,从距离北京200公里外的保定市涞源县撤离,结束APEC空气质量保障工作。保定市、石家庄市等河北省内城市陆续终止保障措施。

  第五巡查组组长戎立绷了十多天的弦稍微松了一些。与他有同样感觉的还有环保部派驻地方督查组的人员。督查期间,空气质量指数是他们最关注的数字。

  曹跃霆说,“北京的、自己督查区域的、其他区域的,这些指数我们都会在微信群里讨论,指数高的话心情会焦急,会加大督查检查的力度,增加夜查频次。”

  11月10日,APEC保障倒数第三天,衡水、邯郸等市县空气质量指数一度大于300,河北省APEC会议空气质量保障工作指挥部要求,立即采取一切手段和措施,进一步降低污染物排放,对措施不到位、空气质量未有改善、污染指数继续升高的,将严肃追究党政主要负责同志责任。11月11日,两市污染指数下降至100以下。

  地方上也可以松一口气了。保定市环保局宣教处陈振辉向北青报记者介绍,政府有规定,APEC期间,哪个部门出了问题,直接责任人、主要责任人、相关责任人、实施责任人都要追究责任,对涉及的社会人员也要依法追究责任。为此,保定市向下属县区派出6个暗访组,比环保部查得还要严。

  截至11月7日,石家庄受处分官员已达29人,其中副处级1人、科级18人、科员2人、村干部8人。另有5家企业负责人和4名焚烧责任人被行政拘留。

  环保部第七督查组的陈列子直接感受到基层环保人员的压力。陈列子在保定市满城县督查时注意到,满城环保局巡查车上必备两把大扫帚两个大铁锹,看到火点立马灭火,“一把火,也许就会面临免职”。

  释疑

  “APEC蓝”能否继续?

  “APEC蓝”能持续下去吗?专家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,“APEC蓝”让我们看到“蓝有可为”,中国大气污染治理之路,或许不需要30年那么久。

  为何预测的重污染没出现?

  此前,北京被指8日至11日期间出现重污染的风险很大,最后重污染并未出现。环保部环境科学院副院长柴发合说,这确实是控制的结果。他指出,“APEC蓝”是一个很好的经历,说明严控能使空气质量达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,也说明我们的污染确实是高排放造成的。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向北青报记者分析指出,以往北京南边方向若出现霾,南风稍加作用就会弥漫到北京,而且在北京累积。而APEC期间,这个规律被打破,虽然有非常不利的天气条件,北京并没有陷入重度霾的状态,只是在冷风来之前,南部地区夜间部分有霾。他认为,这主要是周边污染的情况远没有过去严重,从根源看,仍是大量停产限产导致污染物排放总量带来的效果。

  “APEC蓝”会后能否持续?

  马军说,采取措施是能够有效缓解雾霾影响的,“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按照APEC照方抓药就可以了”。他指出,“APEC蓝”社会成本非常高昂,所采取的措施也并非长效可持续的。

  柴发合认为,如果要保持“APEC蓝”,从此次控制的措施看,确实要逐步调整区域的整体产业结构,特别是对重污染行业的控制,要进一步加大力度,一是加快产业调整的步伐,二是加强污染治理的力度和污染监管力度。

  马军分析说,限行对当地会有一定的帮助,但是对整个区域的影响不会像企业和燃煤电厂的减排作用来得明显。他认为应加强对企业排放的监管力度。APEC后,可以公开更多企业排污在线监测数据,引导公众监督,促使上述企业排污量降低,改善空气质量。

  柴发合透露,APEC期间,很多地方记录了空气质量数据,后续会就这些数据进行分析,评估此次措施的效果。另外,此次保障措施根据污染源解析工作展开,所以后续还会就污染源解析工作做跟踪研究,进一步研究灰霾的成因。


作者:佚名 来源:北京青年报 【评论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】【字体:


所有评论
验证码: 验证码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匿名发表